以罪之名(厌笔川)第四卷 第五十章 偿还旧债
背景
18号字
字体 关灯 繁体

第四卷 第五十章 偿还旧债

????等待,总是漫长的。尤其是在案情全面突破的节骨眼儿上,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议室中的氛围正变得压抑起来。

????当时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,靳南征面前的电话突然响了,刺耳的铃声回荡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????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????挂断电话,靳南征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,看看封非凡和白中元,又看看其他的人,有所顾虑的欲言又止。

????“老靳,如果是关于案子的无需忌讳,有什么说什么。”封非凡知道对方担心的是什么,出声叮嘱。

????“行,那我就照实说了,一好一怀两个消息。”深吸口气,靳南征说道,“好消息是我们的人已经掌握了马雅和苏浩的行踪,他们的确是早有准备,使用了厢式货车,目前的方位在硒鼓村附近。”

????“坏消息是什么?”硒鼓两个字,顿时让白中元紧张了起来。

????“我们牺牲了两名同志,周然作为人质已经被他们控制住。”

????“那还等什么,马上出发去硒鼓。”封非凡顿时拍了桌子。

????“老封,你等等。”靳南征阻拦道,“刚刚我已经看过了卷宗,很清楚这起案件的严重和恶劣性,虽然现在掌握了苏浩和马雅的行踪,可我担心事情比了解的更加棘手,犯罪分子在这里经营多年,很难说还有没有留着后手。在这种情况下,咱们不能一窝蜂的赶往硒鼓,县局也必须有人坐镇才行。”

????“你留下,我去现场。”封非凡承认,上述的话存有一定道理。

????“不,你留下。”靳南征反驳道,“不说职务高低,就单说案情,你比我了解的更多,也更清楚全局的形势,因此你留下来调度指挥是最合适的。至于硒鼓那里,交给我和中元就行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????“封局,我赞成靳局的提议。”白中元附和,“一来县局这里关押着三名十分重要的犯罪分子,二来省城那边也在同步行动,所以您留下来指挥是最合适的。正如靳局所说,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争取好的结果。”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就按你们说的办,务必注意安全。”封非凡知道,自己的工作其他人无法替代,所以只能留下来,“你们出发后我马上联系协调,向武警部队借几名特警过来,到时你们根据现场形势作出应对,必要的时候可以将犯罪分子当场击毙。总之一句话,必须确保人质的安全。”

????“明白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午夜的山路上,几辆警车疾驰前行,无论是白中元还是靳南征,此时都是满心的担忧,车内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????车子还没有挺稳,白中元和靳南征便急匆匆走了下来,紧接着大队长高明便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。

????“现场情况如何?”

????“不乐观。”

????高明抬手向前指了指:“那是一座老宅,周法医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,闲置了多年以后已经残败不堪,苏浩和马雅以及其他团伙儿成员就藏在里面,他们的手中都有枪,我们已经牺牲了两名同志。”

????“周然怎么样?”

????问着的同时,白中元也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。这座老宅坐落在硒鼓村的外围,占据了凸出的断崖边缘,门的正前方是进出村落的要道。从残存的建筑和格局来看,周然父母健在的时候很可能做着些小生意。从营生的角度看,这个位置很好,可对于警方来说,却极为的被动,除了正面强攻之外,没有其他的路可走。

????“周法医目前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否受伤不清楚。”

????“武警部队的特勤到了吗?”

????“到了。”

????高明指了指旁边的装甲车辆:“因为地势原因,根本找不到良好的狙击位置,所以只能伏于车顶。”

????“嫌疑人的情绪反应如何?”靳南征继续问道。

????“目前还算是克制,提出的条件是让我们打开哨卡,放他们出境。”

????“做梦。”

????靳南征毫不犹豫的回绝:“对于我们来说,目前最好的选择是谈判,无论如何都要先把人质救出来。”

????“谈判?”高明挠头,“谁去合适?”

????“中元,你觉得呢?”靳南征朝旁边看去,去没有看到白中元,四处扫视发现他正在朝着大门走去。

????“白中元,你要干什么?”

????“白队,危险。”高明也向前追。

????砰!

????就在两人快要追上白中元的时候,突然传出了枪响,不得已只能停下脚步。

????“中元,回来。”靳南征脸色发白,这个时候激怒犯罪分子并不是好的选择。

????“白队,先撤回来再说。”高明急的跺脚。

????“你们退后,我跟他们谈谈。”车灯的照射中,白中元脸色平静,没有丝毫的慌乱和紧张。

????“不行,你不能擅自行动。”刚才的枪声,让靳南征不敢有任何的冒险。

????“放心,他们不会杀我。”白中元没有转身。

????“白队……”

????“高明,退后,大家都退后。”箭已经上弦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,靳南征只能妥协。

????来到距离大门几米处,白中元停了下来,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,对着里面说道:“马雅、苏浩,我是白中元,咱们谈谈吧。”

????“该说的刚才已经都说了,给我们准备车,同时放开哨卡,让我们出境。”

????声音听起来陌生,但显然代表了马雅和苏浩的意思,于是白中元说道:“备车没有问题,放开哨卡也没问题,甚至让你们出境都没问题。可你们想过没有,出境不代表事情的结束,相反是狼狈逃亡的开始。”

????“废话少说,逃不逃亡那是我们的事情。”

????“你们就不怕刚刚出境,就被当地警方扣押然后引渡回国?”白中元有着足够的耐心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里面的人没有回应。

????见此,白中元继续道:“对于你们来说,现在的局面已经不可逆转,与其负隅顽抗,倒不如主动投案。左右都跑不掉,自首还能争取宽大处理,否则仅仅是一项非法持有枪支罪就够你们受的,更别说走私文物和杀害执法人员了。数罪并罚,后半辈子别想出来了,如何取舍你们掂量掂量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里面依旧没有人说话。

????“还有……”

????白中元刚想继续说下去,里面突然传来了讥讽声:“白中元,几天没见嘴皮子利索了不少啊,拿话吓唬谁呢?”

????“苏浩,你把人质放了。”这道声音,已经刻在了白中元的骨子里。

????“放了,我看你是当警察当傻了吧?”苏浩冷笑连连:“人质在我们才安全,放了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

????“也对,像你这种软骨头,也只能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了。怂包一个,我劝你以后蹲着撒尿吧,以前是我高看你了。”面对苏浩,白中元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谈,“你这种人,连犯罪都要躲在一名孕妇的后面,苏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。”

????“激我?”

????苏浩没有丝毫愤怒的意思:“咱们都太了解彼此了,你这套对我不管用。但话说回来,我确实有些生气了。”

????“你生气能拿我怎么办,杀了我?”白中元挑衅式的向前走出了一步。

????“杀了你,岂不是太便宜了?”苏浩冷笑,“你口口声声说我是软蛋,那不介意给我做个硬气的示范吧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白中元顺嘴接道,“放了周然,我当人质,别说你不敢?”

????“笑话,这世上就没有我不敢干的事情。”

????“好,你把门打开,我现在进去。”白中元说着,朝着后面悄悄打了个手势,随后朝着门口走去。

????嘎吱……

????大门应声而开打开了一道缝隙,随后传来了苏浩的声音:“你先进来,然后再把人质放出去,我可不想这个时候露头,对面装甲车上那两名狙击手可是瞄半天了,你没死之前我必须好好活着。”

????“中元,不要进去。”

????“白队,快退回来。”

????身后传来靳南征和高明焦急的呼喊,可白中元却没有停下脚步。一来他了解苏浩,对方应该不会食言;二来这道门必须要进去,只有这样才能把周然换出来。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白中元想通过和马雅以及苏浩的接触,寻找逆转局势的机会。但凡有一线生擒的希望,都必须尽全力争取。

????前脚刚刚进入院子,后脚大门便关上了,白中元皱起眉头朝着前面看去,苏浩正一脸阴笑的望着自己。在他的身侧,是双手被反绑的周然,因为嘴巴被胶带缠着,只能扭动身体发出呜呜的声音,似乎在劝白中元离开。

????“算你有种。”

????“放人。”

????“如果我不放呢?”苏浩冷笑。

????“如果不放,今天谁都别想离开这里。”

????“你在威胁我?”

????“这是警告。”白中元针锋相对。

????嘿嘿……

????苏浩阴恻恻的笑过后,朝着旁边的人挥了挥手:“把人放了。”而后又示意另外一人,对白中元开始搜身捆绑。

????呜呜……

????在错身的刹那,周然发出了痛苦的声音,被凌乱发丝遮挡的双眼中蓄满了泪水。

????“先出去再说。”白中元不忍再看,直接转过了头。

????当周然被放出去之后,大门再次关闭,苏浩示意其他人加强警戒之后,拖着白中元朝着屋子里面走去。

????……

????马雅是个有洁癖的人,所以尽管是仓促逃到这里的,依然做了最大程度的清扫,不说窗明几净,却也算是整洁一新。她端坐在椅子上,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香炉,袅袅青烟散发着淡淡的香气。

????“孕妇就该好好在家安胎,长途跋涉对胎儿可不好。”再次相见,马雅怀孕的征象已经极为明显了。

????抬眼看看白中元,马雅轻轻叹了口气:“长途跋涉是不好,但总比在家等死强,您说是吧白队长?”

????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如果安分守法,又怎么会到今天这步呢?”

????“安分守法?”

????咯咯……

????马雅笑的花枝乱颤:“有句话说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还有句话说,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。谁说只要安分守法就能善终善了,那些恶毒的犯罪分子荼害的不都是安分守法的人吗?”

????“那你有荼毒了多少人?”

????“您不是都知道吗?”马雅依旧在笑着。

????“那我也送你一句话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跟我去自首。”白中元能够看出来,马雅是有着某种信仰的人。

????“我放你进来,不是成全你做英雄的,更不是让你完成任务的。”说着,马雅起身来到后面,解开了绑住白中元双手的绳子,“其实来到这里之前,我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,如今果然应验了。”

????“还有回旋的余地。”白中元揉揉手腕,继续道,“法律是公正的,只要你主动自首,是可以争取立功表现的。”

????“你觉得,我会给你们那样的机会吗?”坐下来,马雅轻轻抚摸着肚子,“再说,白队你很清楚我做过的那些事,前面的路已经彻底堵死了。我放你进来,只是想跟你说说话,也免得黄泉路上孤单。”

????“马雅,既然前面的路走不通,为什么不回头呢?”

????“回不去了。”

????“可以的。”白中元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劝解,“我知道,你一定程度上参与了叶止白犯下的那些罪行,可你心里要明白,人不是你亲自动手杀害的。还有文物造假案,罪不至死。只要你愿意主动自首,并协助警方查明案情,一定会争取到宽大处理。况且你又怀有身孕,这在量刑过程中都会多加考量的。”

????“我不是法盲,知道自己犯下的罪有多重。”马雅摇头,“就单说那八十七件文物,就足以判处死刑了。”

????“我说过,那是造假。”

????“我是从事过文物造假的犯罪活动,但那是另外四十件,并不是已经走私出去的另外八十七件。”

????“你被骗了,那八十七件也是假的。”这个时候,白中元有必要告知马雅实情。

????“不可能。”马雅反应很激烈,“那八十七件文物我是知道的,都是曲国庆和盘星虎藏匿了多年的,不可能是假的。而且每一件都卖出了大价钱,那些买家可都是识货的,假的岂能看不出来?”

????“我告诉你为什么。”稍作思索,白中元说道,“一方面是他们的制造赝品的水平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,关于这点你应该很清楚。另一方面,谁告诉你买家没有看出来呢,如果他们买的就是假的呢?”

????“你是说……”

????马雅眼睛转动几下,没有再说下去。

????“你不妨换个思路去想,当赝品到了看不出破绽的程度,在真的文物下落不明的情况下,假的不就变成真的了吗?还有,你说那些购买赝品的人都是懂行的,这不恰恰就是最大的牟利条件吗?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很简单,他们知道是假的,但依然愿意花大价钱买走,说明他们相信那批东西能够创造出更大的价值。”这点,白中元早有思虑,“当一大批懂行的人认定赝品就是真的文物时,那必然会在封锁消息的同时联手进行炒作。如此一来,就会有冤大头主动找上门来,倒手之后便可以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
????“可,可他亲口说过,那批文物就是真的啊……”马雅失神,低声呢喃。

????“是曲国庆对吗?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你们认识多久了?”

????“很久。”

????“很久是多久?”

????“那时候,我还没有跟何正结婚。”

????“对于曲国庆这个人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????“生性多疑,老谋深算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”说起曲国庆,马雅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厌恶之色。

????“这就说的通了。”白中元点头道,“骗人要先骗己,只有自己和亲近的人都对谎言深信不疑时,向外人说起时才不会露出破绽,这就是曲国庆的算计。不管那些赝品会不会被懂行的买家识破,他都要努力营造出文物为真的假象。”

????“说实话,我有些怕他。”话说到了现在,马雅已经接受了那八十七件文物也是赝品的事实。

????“你当然怕他。”对此,白中元是深信不疑的,“哪怕是到了现在,你仍然因为对他的忌惮而不敢投案自首。”

????“他是个魔鬼。”马雅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如果不是他,我不会走到今天这步,更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。”

????“关于这方面的情况,自首后你可以如实做出供述,这些不仅仅是曲国庆的犯罪证据,更是你检举立功的机会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马雅沉默。

????见此,白中元继续说道:“除了文物造假之外,你最严重的罪行是涉嫌杀害何清源,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????“我伤害过他,但没有要他的命。”马雅低着头,声音有些低沉,“我只是告诉何清源,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,之所以接近他是为了给母亲报仇。手指是他自己切下来的,刺入胸腔的那一刀也是他撞在墙上导致的。咽气之前他说过,欠我和母亲的账还清了,从此之后彼此再无瓜葛。”

????“孩子,是曲国庆的?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马雅点头:“何清源没有生育能力,为了欺骗他,我怀上了曲国庆的孩子,所有的一切都是曲国庆的谋划。”

????“所以,曲国庆才冒险来到了青叶镇,并布下了这个局,目的就是将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送出境外?”

????“是的。”

????“现在,可以跟我出去了吗?”

????“我能先去趟医院吗?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我想流掉腹中的孩子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白中元没有说话。

????“除了流掉孩子之外,我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
????“你说。”

????“让曲国庆过来,我要见他一面。”

????“自首以后你们会见面的。”

????“现在,我现在就要见他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因为孩子。”马雅脸色黯然,“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孩子的父亲,于情于理都该见最后一面。”

????“这件事情,我需要上报。”

????“我有时间等。”

????马雅坐下来,从旁边拿起了一个物件儿,那东西有巴掌大小,看起来像是个人像,上面有着厚厚的包浆,显然是长时间把玩过的。

????扫过一眼,白中元转向了苏浩:“靳南征副局长在外面,你可以把马雅的诉求告诉他,让他上报决断。”

????“破规矩真多。”苏浩发着牢骚,走了出去。

????……

????半个小时之后,外面传来了警笛声,紧接着外面传来了扩音器的声音:“马雅你听着,曲国庆已经带到现场,你们可以出来了。”

????“现在,可以出去了吗?”

????“可以。”

????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搜查一下,你知道,这时候我不敢冒险。”

????“我自己来。”

????马雅说着,开始脱掉衣服,当仅剩下保暖之后,才停下了手:“里面还要搜吗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

????这个时候,白中元不敢有丁点儿的松懈,抓起马雅的外套包裹住右手,随后检查了几处可疑点。

????“现在可以出去了吗?”

????“还有外面的人。”

????“苏浩,去告诉他们,不要再抵抗了。”

????“我知道了。”

????大门打开,白中元率先走了出来,抬头便看见了不远处的曲国庆,他憔悴的脸上满是担忧和焦急。

????“小雅,小雅……”

????“交给我吧。”

????白中元走过去,替代了看守的角色,一边向前一边对曲国庆说道:“孩子是无辜的,你最好劝劝她把孩子留下来。”

????“她,她想把孩子打掉?”

????“尽力而为吧。”

????刺目的车灯,将大门前方照的如同白昼,曲国庆颤抖着向前走,目光直勾勾盯着站在门口的马雅。

????“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,这次求求你,把孩子留下吧?”

????“留下?”

????马雅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笑容:“如果是个畸胎,你还要留下吗?”

????“留。”

????“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马雅向前迈出一步,声音有些发冷。

????“骗你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????“保护我?”马雅依旧在笑,环指四周,“就像现在这样,让我置身于枪口之下,这就是你的保护?”

????“这一局我输了,但请你相信,我只想把你安全的送出去。”

????“出不去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????“你还有机会,孩子也还有机会。”曲国庆乞求着。

????“这样的机会,还是留给你自己吧。”马雅说着,突然蹲了下来,右手摸过大门的底部,拿出了一把手枪。

????砰!

????枪声响彻夜空,曲国庆应声倒地。

????突发的变故让白中元怔在了原地,直到黑洞洞的枪口瞄向了他,这才回过神来,拧身向旁边闪躲。

????“白队,黄泉路上一起做个伴吧。”

????砰!

????砰!

????接连两声枪响,两道身影倒在了地上,马雅的额头被特勤命中,一枪毙命。

????另一人,则是苏浩。

????是他,为白中元挡下了那颗子弹。

????“苏浩。”

????连滚带爬的冲过去,白中元看到的是汩汩外冒的鲜血,再有的便是苏浩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。

????“欠你的,还了。”
← 按键盘<<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+ 标记书签下一页 >> 按键盘 →